他把山水、花鸟、走兽画大面积地融进了人物画

  艺术家     |      2019-11-21

古有赵文敏、管仲姬并蒂画史之美谈,而当代艺海伉俪众矣,马振声、朱理存辕马并辔,驰骋画坛,乃其中之佼佼者。

马振声、朱理存皆文革前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得蒋兆和、叶浅予、李苦禅、李可染、郭味蕖诸大师真传之弟子。之后二人多年效力于四川美协,于天府之国沃土中生根、开花、结果,春华秋实,成绩斐然。耳顺之年携手重返京城,在敬老崇文之文史馆研文事艺,又有丹青新葩迭放。今二人联袂于荣宝斋这名店办展,真乃京城文化盛事。

马振声是蒋兆和文革前唯一之研究生,承蒋兆和艺术之真谛,关注民生、民族之命运,于肖像画尤得深入。其《陆游》、《蒲松龄像》深入人物内心世界之刻划,已然当代人物画之经典。今番推出之作品,涉农民、牧民,古今文士,华夏四方乃至五洲风情,题材、技法之丰富多样在想象之外。其中代表作如《一年之计》写四川乡间守望家园之老农挑选猪崽情景,人物情态甚为生动,堪称民生题材之精品。《欢腾的塔什库尔干》长卷,写塔吉克牧民节日叼羊盛况,驭手雄姿如鹰,群马腾跃若龙,极富运动节律,览此若闻马嘶犬吠之声,若沐草原风清花香。笔者四十年前于帕米尔高原亲历此景,惜无能图绘之,喜此画撩情搅心圆吾画梦也。其他大作若《金秋送爽》,维吾尔族乡农于葡萄架下歌舞之状,《吉祥雨》中傣族妇女相互泼水之乐,读之皆若闻其声,欲身投入,乃画家感于中、形于外之表里,并巧施通感之美学魔法也。

马振声画艺成熟,虽仍显见蒋兆和先生为民写真、以形写神之人物画宗旨,和立足传统、博采西画之影响,但其个性特色益发突出。蒋师主静主内,马兼重外动节律;蒋师主墨色淡,马时有金秋、蓝天之亮色;蒋师几乎纯以人物为画,马则兼长多科,尤精走兽,背景气氛皴擦渲染亦多,并有现代构成之实验。马振声为在大师门下屹立,有万法可试为我所用之表现。其师在独尊现实主义、不能言写意的时代于传神论多有发挥,但亦曾束缚过笔墨表现,马则在时隔数十年后撰文《解读写意》,畅言意象,以神、意、笔三言为写意之法则,在《面壁图》和苏轼《小舟以此逝,江海寄余生》词意等画作中高简其笔,意象其神,寻画外之味。在《郑板桥》造像中,不仅精谨塑造板桥道人听竹之微妙神情,也以大片竹林烘托出音响效果;不仅夸张钟进士圆目怒睁之神,复以可染先生那般浓墨树林映衬其红衫。他把山水、花鸟、走兽画大面积地融进了人物画,更直接为马造像,以马喻己,以入木三分高简之力笔反复画《天涯何处无芳草》,寄蹄间三丈是徐行,不信天山有坑谷之奋发情慨。他就是这样一匹老马,古稀之后任蒋兆和研究会会长、中央文史馆书画院院长,在文化上作深入思考,以老骥伏枥之精神致力于中国文化思考、传承发扬之课题,乃学术之带头人、画坛一龙马焉。

朱理存与马振声志同道合,遂结伴侣,于家务是贤内助,于艺术却焉然独立。1973年朱即以《叔叔喝水》之妙思享誉艺坛。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朱以工笔重彩人物画名世,《踏歌图》、《牧民的儿女》、《生命之歌》、《赶场天》等当代工笔画代表作,色调或谐或丽总有色彩构成之趣、内美妙意溢于画外。其时作为四川女画家之代表任四川美协副主席,盛名或在老马之上。朱为江南秀女,却朴实开朗,在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又被尊称朱姨。

时至二十一世纪,朱理存耳顺之年,毅然弃工笔而崇写意,其中与目力、体力不无相关,恐亦与这才女兼豪强之性相涉。但她又毕竟是女性,她有母亲宽厚仁慈之心,尤仁爱老人、儿童,关注同类之命运,图绘同类之俊美,乃人间美之歌者、幸福之歌者。《温暖的阳光》中那祖孙微妙的笑意,《三个老头一台戏》中卖蒜老人以蒜为饰的谐趣,莫不令人称赏艳羡。她画坎坷人生、悲剧事件,并不陷入悲观,而总以奋进之情感人励人。打工之女孩明明坎坷路艰,艰难却坚毅,顶天立地要坚强(《我的未来不是梦》);地震后灾区的孩子明明忍受困难煎熬,却如大山般坚韧,画家说在灾区又听到孩子们的朗朗读书声,这天籁之音使世界动容,使画家亦为此感动,故有此心画(《废墟上的彩虹》)。写意非仅笔简也,贵在有真意、诚心可写。

爱美之心人人有之,女性尤甚,女画家尤善,朱理存亦典型。她画大凉山《火把节》、《高原节日》之女性,人美滋滋,心乐融融,不仅人物造型浓美够味,且在绿荫花海中,鲜花缀满头,墨色与紫、绿、红、蓝交相辉映,真乃《七彩世界》。余如异域女性,印度妇女之浓艳,墨西哥舞若彩虹,色彩为之醒神提味。瓷器、漆器、服装、绣品之制造在她笔下非过程之述,乃民族民间美色之颂词。在其憨顽的黑白熊猫中,也时常点缀些红、黄、绿诸亮色,若装扮幼童般将其美化。人谓女性动于情,敏于色,女画家乃天然之情感艺术家、色彩艺术家,情采者多赋于色,色彩者亦情采也。当然,中国画非仅色彩,更重笔墨。朱理存之笔线坚实挺劲,无一妄下,与蒋兆和、叶浅予之影响有关,亦是朱理存对中国画笔墨的理解,或许是书法之力,或许乃秀中崇劲、柔中崇刚之性格使然。古有《玉台书史》、《玉台画史》之著,称女性书画佳者多有丈夫气,此或有大男子主义,或男子中心论之嫌,但亦有女子不让须眉之褒意。余曰:昔孙承泽《庚子销夏记》谓管夫人画竹,风格胜子昂,论气魄雄壮,理存不及振声,论笔墨之力度,理存或不让振声。《图绘宝鉴》赞管夫人有用笔熟脱,纵横苍秀,绝无妇人女子之态,伟哉之叹,朱理存又决不让管夫人。《式古堂书画汇考》称管夫人此卷竹枝,纵横墨妙,风雨离披,又似公孙大娘舞剑器,不类闺秀本色,奇矣奇矣。余谓朱理存笔墨雄强不让须眉,且色彩浓美富女性本色也。

丹青伉俪,有同结缘,或有相异,亦有互补,而贵在仍各具本色,不知振声师兄、理存学姊以为如何。

上一篇:意象可以解读传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