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着非洲木雕艺术的创作

  艺术家     |      2019-11-21

中华历代木雕多有表现的是神明,东南亚历代木雕多有表现的是鬼巫,而非洲木雕多有表现的是魂灵。

不知何时,非洲木雕艺术进入了原始混沌的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全面自由的表现性。即自由的结构,自由的比例,自由的体量,自由的夸张,自由具象与自由抽象的完美结合,并充满着对称中的非对称性,以及浓厚的装饰意味与图腾意识。我是2007年在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及马尼亚腊湖等地市场上见到大量非洲木雕的,据说这些木雕多为马孔德人所作,又似有刚果、科特迪瓦的风格,其中的传统式旧作或新作,似在传达着古老非洲人类艺术活动的一种永不泯灭的精神与品质。它们因时而异、因材而异、因人而异、因传承而异,这些木雕忠实于信奉,忠实于感受,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与震撼力。它们俭约而又充实,精微而又舒展,有着鲜明的风格流向,不间断的解放着人们的视觉,凝聚着非洲人无以伦比的大才大智,包含着难以判别的神秘、迷离与幻想。它们陈陈相因,次第建树,继长增高,推动着非洲木雕艺术的创作。

与此同时,在木雕市场上也留给人们不小的担心与遗憾,那就是当前出现的大批量的盲目迎合旅游市场的那些木雕垃圾,或许这便是外来文化进入带给的消化不良的巨大破坏性。

当然,这些垃圾品并不能埋没如宝石与金子般的充满艺术魂灵的杰出非洲木雕的光彩。真正的非洲木雕艺术即表述着伟大的传承性又展现着伟大的现代性,很值得世界的关注与研究。

在我这个中国人看来,非洲木雕艺术之所以能够成为世界文明的一个里程碑,其原因大约有三:

一是坚守着如同中国人那样坚守着的同归而殊途与合而不同;二是坚守着如同中国人那样坚守着的全面自由的表现性与全面意象性;三是坚守着如同中国人那样坚守着的善于继承与勇于创新。这三点似应成为艺术创作的规律。以此三点走下去,不偏执,不保守,必定可以创建艺术的辉煌。

非洲发现的古人类头骨化石,远在七百万年。由此推想,非洲应成为人类艺术活动的先驱。也正是这些古老而又聪慧的非洲先民最初弄明白了造型艺术的基本规律。本人对于非洲木雕艺术知之甚少,仅仅出于喜爱,便不由自主的发出感叹,实属一吐为快的无根游谈罢了。

2007.12.7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意象可以解读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