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不像那样一些人的响亮和显赫

  艺术家     |      2019-11-21

在中国国画的圈子里,沈三草的名字在画坛上,虽不像那样一些人的响亮和显赫,但就他的作品而言,我个人认为也有着不同一般的响彻。吴冠中的响亮,是他的笔墨等于零的怪论,惹的画界一片哗然的声讨。范曾的显赫和发迹,却因作品缺少大家气象的争论,搞得画界文伐声喧似的鼎沸,但我觉得这些也都不过是文革后物极必反和中国市场化作崇的必然结果。事后也不过给画评界,增添一些废话闲趣的颜色。这些对我来说都如浮云漫过,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看过沈三草的画作,我便有了一次对绘画艺术的全新认识,有了一些想说点我个人对国画观察的想法,我想说任何艺术形式都有其自身的规律,固守和创新都有相对辩证的艺术个体独有的存在价值。当有人觉得国画有种日落西山的悲凉之叹,而对西画大唱颂歌的偏狭和盲动。我都以平静的心态,做着不以为然的面对。

我历来认为各个画种都有其不可替代的艺术优势,相对独立或相互借鉴,都不影响其自身艺术生存方式的发展和创新,我从沈三草身上看到对传统固守的坚定和对艺术创新探求的执着。他使我对绘画艺术有了研讨的兴趣,也打开我对国画之艺思索的空间,沈三草那化腐朽为神奇的功力也为我所欣佩。

而国画的起起伏伏,无论是人们繁荣时的亢奋,还是萧索时的感叹,解读沈三草和我认识的一些特别画家,他们会促使我对画坛怪象,用一种生性放达洒脱和宽然释怀的笑意,来化解我心中默然无语的郁结之绪。

了解了实力派画家沈三草,我知道了要做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他是不会为画界的浮澡喧嚣所困扰,埋头苦干,不屈不挠、去孜孜以求的探寻艺术的真谛,才能在艺术上有所作为。沈三草在绘画道路上的成就,印证了一个画家长期以来,既耐得住寂莫,又要脚踏实地,辛勤耕耘,追求艺术无限的价值。为艺术他广拜名家,博采众长,研习和借鉴西画的色彩技法,来丰富自己的艺术内容。在创作实践上,他用靠近大众生活的思想感情择选画材,把对生活的理解,融入到大众喜闻乐见的绘画中,去触摸大众的诗情画理,使他的画更为大众所喜好。

纵观沈三草的作品,他给了我一种从来未有的触动,他是一个让人有种对传统固守而又耳目一新感觉的画家,他把当代人们的一种心境,通过中国最传统的笔墨,绘声绘色的传导出现代人丰富的思想感情,他的国画之艺,是在生动叙述着中国人所思所想的精神内韵。他可以把国人精神的魂灵的沉思,擎举于高山之顛,闪烁于山林湖溪之间,让其灿然生辉。

他好多文人画作品所表现出的山水人物,似乎是在用一种不露声色的方法,把生动风趣幽默的艺术感知,演化成沈式画风画貌的独特的艺术样式,这不仅透出画家机智的艺术思考,也使他的画贯穿着生活的艺术味道。例如《对牛何必弹琴》、《布袋和尚》、《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等。这些渗透着中国传统文化的人文情感的诗态画图,既寓有趣意,又能引发人们畅意联想的快感。他的画与那些自谓清高之人不同,不是把作品画的高深莫测,让人不知所云。而是让自己的画更接近大众生活的心境,其实质也耀闪着浑厚的中华文化的底蕰,畅吐着国人心灵的呼唤。

画家沈三草从大量的古幽趣意的风韵中,来解读现代人精神的向往。如《白云穿户人欲仙》、《兰亭雅集》《金谷酒诗会图》、《採菊图》等,而这里更值一题的是沈三草《兰亭雅集》的作品,画家借中国书圣王羲之在苏越古郡之地绍兴西南兰渚溪畔与友人同乐合歌而作的《兰亭集序》的内容,来表达人生游目骋怀的优雅心情,而画中的题意,也集中体现中国文士之人对人生顿悟的经典感慨。画家通过画中人物的欢娱情景,巧借古士之语,倾诉出与今人相合的禅悟之思,告知我们一种跨世畅怀的人生思索。

作品的干净和纯粹,充分显示出画家驾驭人物造型和山水气象方面的合谐守衡的美艺之技。画中背景人物四十一人的历史确切纪载,而画中实际人物的三十二位,画家这是用藏与露的辩证方法,巧妙隐匿于画面的头寸间,给人以驰想神会的艺术猜想的快乐体会。崇山峻岭的嵯峨、茂林修竹的姿影、蜿蜒溪流的絮语、众多人物的神采不一,却在井然有序地一觞一咏地流觞曲水地游戏把玩中,享受着蕴含自然的理艺之趣,画面人物那忘情、那专注、那投入的神情与天地俊逸的貌样,就像古圣先哲三才称谓的天、地、人融容共成的中华文化的幻化神韵,这也无不说明沈三草画功有着超凡的罕然绝尘。

正是画家的这种才能,为他画出最具时代感的精品力作,铺展出彩虹似的桥梁。使得画家的有些作品如《埠头景象》、《龙山意趣》《新河龙居图》等,具有中国绘画史上历程牌式的意义。这种看似画家在创作追求上,是一种轻巧灵莹的转身,这种转身,我想更应该看做是画家一种长期艺术积淀时的突破,他把这种突破,用以饱满激情的笔触,伸向刻画老百姓心中过往的又有着强烈时代感的生活图景里,显示出画家匠工巧运的大家素质。他以扎实的基本功,把笔墨技能发挥到酣畅淋漓的程度。例《童年拾趣》、《东门揽胜》等,沈三草以讴歌式的图画,给美好的生活,予以史诗般的倾诉,以道出人们在物质世界的满足里,应注意自己心灵中,生活幸福的意义。经济的发展不在于快慢,而在于人类要有幸福的感觉。这使他的画更有了源于人们生活的艺术体悟。他是反思和回望的思想画者,他以社会责任的担当,用画笔含蓄说出对社会生活的看法,给予世间人文情怀的关注。他是用现实主义的浪漫种子,播洒人民生活的精神之韵。画家利用这方面的题材,使他的作品主题更加突出惊艳,艺术更加独特鲜明,孕含着更加真实的历史价值。

特别是他在十六米长、七十厘米宽的《新河龙居图》的长长画卷里,得到了充分重大的表现。画面的丰富程度,让人置身画中,而流连忘返;又让人目不暇接,而美不胜收。那绵延山峦上的绿树林影,映合着那清澈湖泊上船船竞流,那依山临水的青瓦白墙的古镇,衬显着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致,那劳作的、游玩的各类人物,让画家画得既形像逼真又体态各异,让云山雾绕又神意朦胧的画面,都弥漫着一种醉人的生活,幸福的滋味。

作品里扑面而来的自然人文的生态之美,让人若惠风佛面,春阳流彩。古塔巍然耸立,桥头车水马龙。小桥流水人家,别样的洞天,仿佛如仙国胜境,又仿佛如天堂隐现,时光倒流若回声天籁。这一切仿佛的仿佛都好像是在无声呼应着现在社会对那些文明遗迹消失后无法排遣的心结痛感的怀恋深情。岁月有痕,画家全景式的美好再现,似乎是在人们的心灵,侵入一种淡淡忧郁的美丽奠怀,让人有种泣诉哽喉似的神往,平添人们无以复加的落莫心情,画面完美极致的表现力,无形中也会加强艺术对冲的逆性思绪,反促我们的记忆之舟,漫溯出永恒理想追求的生活行为。现时美丽中国民族生态文明的共识,已映合了画家作品核心理念的艺术真知。

《新河龙居图》的谋篇布局,也别出新裁,匠心独运。在充满华厦古韵的市井中,掩映着西方教堂的姿意,中西文化的相映成趣,让画面盈淌着中国人海纳百川的开阔胸襟的深刻寓意。在今天的社会背景下,画家地道的中国画韵,给作品注入了社会思索的艺术体察。世情画艺,精神灵韵。这无形拓宽了国画的社会表达的艺术之思。从沈三草的作品里,我们读出了画种没有优劣,任何画家只要你能表现出很好的生活底蕴,感知人民心中的眷恋,他就是不愧为时代的画家。

十六米长的画卷,只有国画独有的移动透视,才能容纳山水如此幅员辽阔的地域之美。画家构图上的大开大合,各种元素的相呼相应,妙然合为,让人过目难忘。而山水开阔的视域和灵逸的风貌,使苍茫与奇丽,粗犷与温润,相得益彰,更使得作品既气度非凡,又风景独秀,洋溢着中国江南水乡,原汁原味的、和美绵长的、人文生态式的、独特地域之感的生活气息。

沈三草不仅是注重传统绘画的高手,使其作品散发着老树新芽的魅力和浪漫四射的思哲。他也注意艺术样式的革新,他把西方现代思潮的一些表现技法与国画传统的笔墨,做一深入细心研磨的比较,又融会贯通的创作出了一批让人赏心悦目的佳作,如《山居》《泉声》等作品,其实质就是画家在绘画的创作上,正进行着一种大跨度的奋力突进。让观者在艺术的感受上,有一种为之一震的赏悦奇逸的欢跃之美。

我们知道西方绘画艺术的航程,只从驶入十九世纪的港湾,随着印象画派的诞生和现代表现主义的兴起,在西方出现了莫奈、塞尚、高更、凡高、马蒂斯等一大批画坛怪杰,他们在追求神形上主观感受的画风,真可谓风起云涌。我们从中会看到,西方的现代画派在有意和无意之中,或多或少的与中国画历来早已讲究神意上的气韵生动,有了某种交融中的天然合流,这种合流,从实际情况来看,也是和我们国画艺术的内含,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画家沈三草就是在这中西的合流中,尝试着寻找自己奇思妙想的切入,这种切入又是用区别于他人的国画之技,以浓烈的色彩,大胆的构图,富有想象力的表现形式,展示当代人愉快心田的闲情

逸趣的多维度的精神丰韵。为此画家沈三草有意而为的想在绘画的创新上,做着更为深刻延革式的大胆突变,画家虽然也立足纯中国化的笔墨,但是他更注重画面现代时尚元素符号的应用,优雅的影姿,曼妙的身段,大小多维的块状形态,画家强化皴擦出令人心醉的浓重的色彩语言,让画面喷涌出一种愉悦心智的激动,满足人们壮怀激烈的美艺需要。

这是画家有意追求一种主观感受上的艺术灵跃,他用颠覆长规和谐透视关系的艺术手段,造就一种画面层次上的丰富叠加的充满诗情画意的视觉效果。画家把滋润生活的点点滴滴,提炼成超凡的艺术手法,来折射出人类活力四射、青春永驻的精神之源;又把带有充满童真、童趣的人类情感,植入于自然理想相渗透的图画中,用人们发乎于心的对山林田园故事的神往情趣的精神依恋,给于回味似的、遥迢张望的、牧歌式的美好表现。《春思》、《秋艳》、《觅友》等,这舒展心怀的幅幅画面,一切都是那么的温馨宜人,彰显一种静谧的又是活泼的,深邃的又是鲜辣的,夸张的又是生活的浓墨重彩,犹如动漫情景下的天然变形,渲泻着人们一如童年梦幻般的唯美情绪,张扬人类内心深处需要外化释放的抒情个性。

在画家《好日》《休闲》《春游》的作品里,人们在阳光、林野、溪流、山石、植被和人文一切和谐之物的照耀下,画品给人呈现的是那样一种勃勃昂然的生活美韵,好像就是画家为人们开发的永远鲜活、快意幸福的源泉,使其冒溢出大自然那感动人们心弦的醇醇细流,润化着人们优美意境下的清纯歌音,又激发于人们艺术思维的联想天空,美丽婀娜的风情家园和亲切妙意的生活美景,让观画者都永远魂牵梦萦似挂怀。画家这些重彩画的如此魅力,实质上也是画家用画笔唱出得最为生动发自人类脏腑的热爱自然、健康快乐、怡然自得的生命赞歌。看到画家画出这么多洋溢着人类绚烂无比又充满炽热感情的画作,我从内心深处祝福画家沈三草的艺术道路越走越宽广。

在画坛上,虽不像那样一些人的响亮和显赫,但就他的作品而言,我个人认为也有着不同一般的响彻。吴冠中的响亮,是他的笔墨等于零的怪论,惹的画界一片哗然的声讨。范曾的显赫和发迹,却因作品缺少大家气象的争论,搞得画界文伐声喧似的鼎沸,但我觉得这些也都不过是文革后物极必反和中国市场化作崇的必然结果。事后也不过给画评界,增添一些废话闲趣的颜色。这些对我来说都如浮云漫过,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看过沈三草的画作,我便有了一次对绘画艺术的全新认识,有了一些想说点我个人对国画观察的想法,我想说任何艺术形式都有其自身的规律,固守和创新都有相对辩证的艺术个体独有的存在价值。当有人觉得国画有种日落西山的悲凉之叹,而对西画大唱颂歌的偏狭和盲动。我都以平静的心态,做着不以为然的面对。

我历来认为各个画种都有其不可替代的艺术优势,相对独立或相互借鉴,都不影响其自身艺术生存方式的发展和创新,我从沈三草身上看到对传统固守的坚定和对艺术创新探求的执着。他使我对绘画艺术有了研讨的兴趣,也打开我对国画之艺思索的空间,沈三草那化腐朽为神奇的功力也为我所欣佩。

而国画的起起伏伏,无论是人们繁荣时的亢奋,还是萧索时的感叹,解读沈三草和我认识的一些特别画家,他们会促使我对画坛怪象,用一种生性放达洒脱和宽然释怀的笑意,来化解我心中默然无语的郁结之绪。

了解了实力派画家沈三草,我知道了要做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他是不会为画界的浮澡喧嚣所困扰,埋头苦干,不屈不挠、去孜孜以求的探寻艺术的真谛,才能在艺术上有所作为。沈三草在绘画道路上的成就,印证了一个画家长期以来,既耐得住寂莫,又要脚踏实地,辛勤耕耘,追求艺术无限的价值。为艺术他广拜名家,博采众长,研习和借鉴西画的色彩技法,来丰富自己的艺术内容。在创作实践上,他用靠近大众生活的思想感情择选画材,把对生活的理解,融入到大众喜闻乐见的绘画中,去触摸大众的诗情画理,使他的画更为大众所喜好。

纵观沈三草的作品,他给了我一种从来未有的触动,他是一个让人有种对传统固守而又耳目一新感觉的画家,他把当代人们的一种心境,通过中国最传统的笔墨,绘声绘色的传导出现代人丰富的思想感情,他的国画之艺,是在生动叙述着中国人所思所想的精神内韵。他可以把国人精神的魂灵的沉思,擎举于高山之顛,闪烁于山林湖溪之间,让其灿然生辉。

他好多文人画作品所表现出的山水人物,似乎是在用一种不露声色的方法,把生动风趣幽默的艺术感知,演化成沈式画风画貌的独特的艺术样式,这不仅透出画家机智的艺术思考,也使他的画贯穿着生活的艺术味道。例如《对牛何必弹琴》、《布袋和尚》、《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等。这些渗透着中国传统文化的人文情感的诗态画图,既寓有趣意,又能引发人们畅意联想的快感。他的画与那些自谓清高之人不同,不是把作品画的高深莫测,让人不知所云。而是让自己的画更接近大众生活的心境,其实质也耀闪着浑厚的中华文化的底蕰,畅吐着国人心灵的呼唤。

画家沈三草从大量的古幽趣意的风韵中,来解读现代人精神的向往。如《白云穿户人欲仙》、《兰亭雅集》《金谷酒诗会图》、《採菊图》等,而这里更值一题的是沈三草《兰亭雅集》的作品,画家借中国书圣王羲之在苏越古郡之地绍兴西南兰渚溪畔与友人同乐合歌而作的《兰亭集序》的内容,来表达人生游目骋怀的优雅心情,而画中的题意,也集中体现中国文士之人对人生顿悟的经典感慨。画家通过画中人物的欢娱情景,巧借古士之语,倾诉出与今人相合的禅悟之思,告知我们一种跨世畅怀的人生思索。

作品的干净和纯粹,充分显示出画家驾驭人物造型和山水气象方面的合谐守衡的美艺之技。画中背景人物四十一人的历史确切纪载,而画中实际人物的三十二位,画家这是用藏与露的辩证方法,巧妙隐匿于画面的头寸间,给人以驰想神会的艺术猜想的快乐体会。崇山峻岭的嵯峨、茂林修竹的姿影、蜿蜒溪流的絮语、众多人物的神采不一,却在井然有序地一觞一咏地流觞曲水地游戏把玩中,享受着蕴含自然的理艺之趣,画面人物那忘情、那专注、那投入的神情与天地俊逸的貌样,就像古圣先哲三才称谓的天、地、人融容共成的中华文化的幻化神韵,这也无不说明沈三草画功有着超凡的罕然绝尘。

正是画家的这种才能,为他画出最具时代感的精品力作,铺展出彩虹似的桥梁。使得画家的有些作品如《埠头景象》、《龙山意趣》《新河龙居图》等,具有中国绘画史上历程牌式的意义。这种看似画家在创作追求上,是一种轻巧灵莹的转身,这种转身,我想更应该看做是画家一种长期艺术积淀时的突破,他把这种突破,用以饱满激情的笔触,伸向刻画老百姓心中过往的又有着强烈时代感的生活图景里,显示出画家匠工巧运的大家素质。他以扎实的基本功,把笔墨技能发挥到酣畅淋漓的程度。例《童年拾趣》、《东门揽胜》等,沈三草以讴歌式的图画,给美好的生活,予以史诗般的倾诉,以道出人们在物质世界的满足里,应注意自己心灵中,生活幸福的意义。经济的发展不在于快慢,而在于人类要有幸福的感觉。这使他的画更有了源于人们生活的艺术体悟。他是反思和回望的思想画者,他以社会责任的担当,用画笔含蓄说出对社会生活的看法,给予世间人文情怀的关注。他是用现实主义的浪漫种子,播洒人民生活的精神之韵。画家利用这方面的题材,使他的作品主题更加突出惊艳,艺术更加独特鲜明,孕含着更加真实的历史价值。

特别是他在十六米长、七十厘米宽的《新河龙居图》的长长画卷里,得到了充分重大的表现。画面的丰富程度,让人置身画中,而流连忘返;又让人目不暇接,而美不胜收。那绵延山峦上的绿树林影,映合着那清澈湖泊上船船竞流,那依山临水的青瓦白墙的古镇,衬显着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致,那劳作的、游玩的各类人物,让画家画得既形像逼真又体态各异,让云山雾绕又神意朦胧的画面,都弥漫着一种醉人的生活,幸福的滋味。

作品里扑面而来的自然人文的生态之美,让人若惠风佛面,春阳流彩。古塔巍然耸立,桥头车水马龙。小桥流水人家,别样的洞天,仿佛如仙国胜境,又仿佛如天堂隐现,时光倒流若回声天籁。这一切仿佛的仿佛都好像是在无声呼应着现在社会对那些文明遗迹消失后无法排遣的心结痛感的怀恋深情。岁月有痕,画家全景式的美好再现,似乎是在人们的心灵,侵入一种淡淡忧郁的美丽奠怀,让人有种泣诉哽喉似的神往,平添人们无以复加的落莫心情,画面完美极致的表现力,无形中也会加强艺术对冲的逆性思绪,反促我们的记忆之舟,漫溯出永恒理想追求的生活行为。现时美丽中国民族生态文明的共识,已映合了画家作品核心理念的艺术真知。

《新河龙居图》的谋篇布局,也别出新裁,匠心独运。在充满华厦古韵的市井中,掩映着西方教堂的姿意,中西文化的相映成趣,让画面盈淌着中国人海纳百川的开阔胸襟的深刻寓意。在今天的社会背景下,画家地道的中国画韵,给作品注入了社会思索的艺术体察。世情画艺,精神灵韵。这无形拓宽了国画的社会表达的艺术之思。从沈三草的作品里,我们读出了画种没有优劣,任何画家只要你能表现出很好的生活底蕴,感知人民心中的眷恋,他就是不愧为时代的画家。

十六米长的画卷,只有国画独有的移动透视,才能容纳山水如此幅员辽阔的地域之美。画家构图上的大开大合,各种元素的相呼相应,妙然合为,让人过目难忘。而山水开阔的视域和灵逸的风貌,使苍茫与奇丽,粗犷与温润,相得益彰,更使得作品既气度非凡,又风景独秀,洋溢着中国江南水乡,原汁原味的、和美绵长的、人文生态式的、独特地域之感的生活气息。

沈三草不仅是注重传统绘画的高手,使其作品散发着老树新芽的魅力和浪漫四射的思哲。他也注意艺术样式的革新,他把西方现代思潮的一些表现技法与国画传统的笔墨,做一深入细心研磨的比较,又融会贯通的创作出了一批让人赏心悦目的佳作,如《山居》《泉声》等作品,其实质就是画家在绘画的创作上,正进行着一种大跨度的奋力突进。让观者在艺术的感受上,有一种为之一震的赏悦奇逸的欢跃之美

我们知道西方绘画艺术的航程,只从驶入十九世纪的港湾,随着印象画派的诞生和现代表现主义的兴起,在西方出现了莫奈、塞尚、高更、凡高、马蒂斯等一大批画坛怪杰,他们在追求神形上主观感受的画风,真可谓风起云涌。我们从中会看到,西方的现代画派在有意和无意之中,或多或少的与中国画历来早已讲究神意上的气韵生动,有了某种交融中的天然合流,这种合流,从实际情况来看,也是和我们国画艺术的内含,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画家沈三草就是在这中西的合流中,尝试着寻找自己奇思妙想的切入,这种切入又是用区别于他人的国画之技,以浓烈的色彩,大胆的构图,富有想象力的表现形式,展示当代人愉快心田的闲情逸趣的多维度的精神丰韵。为此画家沈三草有意而为的想在绘画的创新上,做着更为深刻延革式的大胆突变,画家虽然也立足纯中国化的笔墨,但是他更注重画面现代时尚元素符号的应用,优雅的影姿,曼妙的身段,大小多维的块状形态,画家强化皴擦出令人心醉的浓重的色彩语言,让画面喷涌出一种愉悦心智的激动,满足人们壮怀激烈的美艺需要。

这是画家有意追求一种主观感受上的艺术灵跃,他用颠覆长规和谐透视关系的艺术手段,造就一种画面层次上的丰富叠加的充满诗情画意的视觉效果。画家把滋润生活的点点滴滴,提炼成超凡的艺术手法,来折射出人类活力四射、青春永驻的精神之源;又把带有充满童真、童趣的人类情感,植入于自然理想相渗透的图画中,用人们发乎于心的对山林田园故事的神往情趣的精神依恋,给于回味似的、遥迢张望的、牧歌式的美好表现。《春思》、《秋艳》、《觅友》等,这舒展心怀的幅幅画面,一切都是那么的温馨宜人,彰显一种静谧的又是活泼的,深邃的又是鲜辣的,夸张的又是生活的浓墨重彩,犹如动漫情景下的天然变形,渲泻着人们一如童年梦幻般的唯美情绪,张扬人类内心深处需要外化释放的抒情个性。

在画家《好日》《休闲》《春游》的作品里,人们在阳光、林野、溪流、山石、植被和人文一切和谐之物的照耀下,画品给人呈现的是那样一种勃勃昂然的生活美韵,好像就是画家为人们开发的永远鲜活、快意幸福的源泉,使其冒溢出大自然那感动人们心弦的醇醇细流,润化着人们优美意境下的清纯歌音,又激发于人们艺术思维的联想天空,美丽婀娜的风情家园和亲切妙意的生活美景,让观画者都永远魂牵梦萦似挂怀。画家这些重彩画的如此魅力,实质上也是画家用画笔唱出得最为生动发自人类脏腑的热爱自然、健康快乐、怡然自得的生命赞歌。看到画家画出这么多洋溢着人类绚烂无比又充满炽热感情的画作,我从内心深处祝福画家沈三草的艺术道路越走越宽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