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国当代的绘画领域活跃着一批不让须眉的女画家

  艺术家     |      2019-11-21

在我国当代的绘画领域活跃着一批不让须眉的女画家。本期介绍的朱理存就是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培养的一批优秀的女画家之一。女性画家以女性特有的观察方式、表现形式,创造了一批优秀的作品,在当代画坛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而且有的女画家已开始走向世界画坛。朱理存以其工笔重彩人物画受到了国内外美术界的瞩目。

陶宏(以下简称陶):朱老师,作为一位成功的女画家,您如何看待女性在当代画坛中的作用?

朱理存(以下简称朱):其实女性要求平等、解放的呼声早就在世界范围内响起。新中国成立后,我才有参与到绘画领域的机会。作为女画家,虽然由于家庭、社会等原因压力会很大,但如果有对艺术不懈的热爱和坚实的追求,是能有所成就的。在我的艺术道路上,对我影响最深的是四川乡村妇女的那种勤劳而又坚韧的精神,她们所付出的这一切都体现着对家的热爱和在困难面前的坚韧意志,这一切便是我的作品中所要歌颂的中国妇女的精神。女性以特有的审美情感和审美立场在艺术领域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而且涌现了一大批在国际、国内都有影响的杰出的女画家,她们展示了中国女画家在当今艺术上的成就,更体现着在当代中国美术的发展中,有女画家不可磨灭的贡献,所以,我觉得女画家应该撑起当代艺术的半边天。

陶:有人认为工笔画继唐宋之后逐渐走向衰落,您认为当代工笔画较唐宋时期是进步了还是衰退了?您对当代工笔画的发展状况有什么看法?

朱:唐王朝在当时是世界上最富庶、强大和拥有高度文明的大国。唐代是工笔人物画的繁盛期,其内容主要以表现重大政治事件、反映贵族生活状态、表现道释形象为主,的确创造了鼎盛的工笔绘画史。但自唐宋之后,工笔画逐渐走向衰退。直到解放后,工笔画才得到发展,尤其在改革开放后的这一段时期,工笔画无论在绘画形式还是选择材料上都更加丰富多彩,形成了一个多元化的成熟的发展趋势。我们高兴地看到,当代有很多画家在研究新的技法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我相信工笔画很快会迎来一个繁盛期。

陶:继您的成名作《叔叔喝水》之后,《踏歌图》又在20世纪80年代引起人们的关注,能不能谈一下这幅画的创作背景?

朱:《叔叔喝水》是在文革中画的,这幅作品在当时的确有家喻户晓的知名度。打倒四人帮后,我和马振声先生去西藏合作了一幅长卷《酒歌图》,表现西藏人民在庆祝丰收时的壮观场面。《踏歌图》只是选摘了其中的一个舞蹈场面。那是西藏人民在四人帮垮台后过的第一个节日,其壮观场面至今难忘,拉萨的大街上到处可见喝醉的人群,马路上缓慢行驶的卡车里也装满了纵情歌唱、跳舞的藏族同胞。他们把在四人帮时期积压在内心深处的一切都在那个节日上渲泄了出来。在创作时,我决定用工笔画的绘画手法去尽善尽美地表达当时的意境,所以说是生活的感受和热情指引我走上了工笔画的道路。

陶:从您的作品中可以看到您是一位极富人情味的画家,这是不是与您曾有四川乡下的生活体验有关?

朱:当然有关。农村的人情味很浓,一步入那个环境,就觉得格外和谐与单纯。虽然我生活在大都市,但一见到那里的一草一木,小溪流水就有一种亲近与解放自我的情怀。

陶:当下有的话就认为这样的绘画题材已经过时,现代绘画要强调观念性,您如何看这个问题?

朱:我觉得作为艺术家表现创作具有人情味,真、善、美的作品永远都不会过时。对于强调观念性的作品也应该有,我们的思想与观念不能太狭窄,太保守。但我不希望某个人或某个群体在追求艺术形式时,用自己的立场去对其他的画家群体指手划脚。我是一个追求完美主义的画家,其实美也是一种思想,只不过是用形象去传达思想。艺术还是要建立在现实生活的基础上,一味地强调自己主观意识的所谓观念作品,我想它不仅在与观众沟通时会障碍重重,而且在体现艺术内涵上也失去了本身的魅力。我无意用批判的语言来谈论这个问题,但艺术是多元的,合理的存在才能健康地发展。

陶:有评论家认为您创建了工笔人物画新的装饰语言体系,您同意这样的评论吗?您追求的最高艺术境界是什么?

朱:我并非要可以去追求装饰变形,是因为有着深厚而朴素的乡土文化感染了我。四川乡村妇女的着装本身就有一种装饰味,加之勤劳的四川乡村妇女冬天穿着浑圆的衣裤背着比人还高一倍的柴草,那种坚实感,那种顽强的生命力本身就能引起艺术家的创作欲望。在我创作的作品中大多都在表现她们善良、朴素、智慧与力量的完美,我想,这也可以说是我追求的最高艺术境界吧!

陶:最近几年,我们经常看到您大量的写意画风格的作品,这和工笔画的创作态度截然不同吧?

朱:由于年龄、视力和身体等原因已不允许我再进行细致入微的创作。再有工笔画速度太慢,不能跟上我想释放心灵深处的那种自由情感的节奏。通过画写意画,能更好地体验笔墨的表现力以及中国的文化精神。其实中国画的最高境界妙在似与不似之间。要画好写意画其实比工笔画家具备扎实的绘画功底和深厚的文化修养、审美内涵。

陶:前不久,文化部和中国美协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百年中国画展,您作为评委,对这次展览有何评价?

朱:这次展览比较全面地反映了中国在20世纪的美术面貌。这100年有清廷的腐败,八国联军的肆虐,有军阀混战和八年抗战,新中国成立后,还有史无前例的十年浩劫以及改革开放后美术界迎来的跨越,从传统的古典艺术演进为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的现代艺术形态,这种发展和转换在百年中与中国社会的变革同步进行。这次展览引起了国内外艺术同仁的广泛关注,在总结过去的同时,也感到作为一个中国画家的历史责任。我们正在走向艺术的复兴时代,相信中国画会在21世纪呈现出全新的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