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童年至老年

  艺术家     |      2019-11-21

自童年至老年,散漫地走过来,一直处在不求甚解的状态。或可把不求甚解比作了无所谓,无忧虑,不在意,不较真,不够审慎,不以为然,不当回事。

在童年,不愿意念书,尤其是怕背书,只有临写书法的作业完成的较为出色。

至青年、中年时,也是不好学,少言语,尤其是怕在会上发言。另一缺点是不能开展批评。

到老年,知不足了,知无知了,想学习了,可是记忆差了,旧事记不多,新事记不住。所以,到头来还是不求甚解罢了。

不求甚解,是无知,是一知半解,或一不知半不解。

不求甚解,又是无畏。因为遇事常常不过脑子,不知深浅,不思利害,不计得失,也就无畏了。

不求甚解,不甚与人往来,消息不灵通,心里便没有了更多的迫切性。在别人眼里,有此人不多,无此人不少,办好事、办差事都不来找。所以,在以往的诸多时势运动中表现平平,成不了气候。这样一来,自然而然地会长期呆在基层,学着做具体事,做自己有兴趣的事。不懂官场,更无知于官道。当你把官道让开时,你会觉着活的轻松许多,你的朋友也会多些往来。正是这样的环境状态成全着自己的爱好,便有多的时间与宣纸打起交道。

不求甚解,便是平和。虽说是方方面面做不到位,但是,总有许多世事家常、道听途说、耳濡目染,可以不断地接受着社会的检验,反过来,又以自己的实践不断地检验着社会。就这样一来二去,游于不成熟的动态之中,自然而然地把自己的行为置于了中正、中和、中庸。

不求甚解,又是时有所求。久而久之,也会有若干体验与求索,这些体验与求索积累起来,便会产生不少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但又是比较全方位的综合思考,这或谓系统思维之初。若以系统思维推动中国画全面意象性研究,或许是有帮助的。若以系统思维推动自己的水墨粉彩写意人物画研究,也会是有益的。

正是不求甚解这个老大不小的缺点,推动着我反省自己的大半生,今后很有可能还是在不求甚解的状态下探索着走下去。

看来完全求得甚解是难以做到的,因为人们无法克服主观认识的局限性。但是经过实践,继续的认识客观,部分的克服不求甚解,还是有可能做到的。

2009.2.20 张道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