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计再走一刻钟就能到观景台了

  艺术家     |      2019-12-28

估计再走一刻钟就能到观景台了。  每次上太行,总想有所获。难怪,其山形巍峨,历史悠久,人文璀粲,风物丰博。登之,如览浩卷看不尽,去别,则心有牵挂放不下。本来轻松事,反搁得心里沉甸甸的。

  记得前年夏天来太行写生,中间抽一日游览太行,车沿高峦绝壁下的山路,攀越穿行数十里,在山峦间一拐弯处停下。路边一处山泉流成的水塘对面,树丛掩映中的三两户人家,皆石墙石瓦,且多平顶。房前房后树上长着黄的山杏与红的山桃。本来这两样果子不在同一季节结果,却同时晒在房顶上。我们好奇,便跨过水塘的石头,走进去与山里人聊天。这是一户农家小饭店,主人招徕说可以吃到野味。墙角落确实放着几只铁丝笼子,里面的山鸡、野兔扑腾腾乱动。画家秋人与隋牟俱是修行人,便对主人说,要买下野兔。主人问买它干啥。放生?店主听了,说要一百元。其实,这野兔即使做成菜也卖不了这个价。秋人他们给了一百元,将兔从笼里提了出来。兔子腿一拐一拐的,显然是被夹伤了。秋人他们便乘车带兔子去放生说。我们在路边等了好久,才见他们返回。他们解释说兔子行走不便,怕又让人捉去,便特地将兔子送到老远老远的山凹里放了。

  癸已初夏,我们又随老圃去太行写生。一日上午,我们在当地人大甘主任陪同下,去看太行著名景点观景台。甘主任是个女的,也五十多岁了,行走却快捷得很,一直在前边为我们领路。步行十多里后,已近午时,我们便在路边农家小店歇脚,以馒头、鸡蛋垫巴垫巴了肚子,继续赶路。夜间下过雨,路面坑洼泥泞,不好走。我们紧赶慢赶,到午后二时左右,终于看到远处观景台的几棵松树了。估计再走一刻钟就能到观景台了。甘主任在前面高声地招唤我们。我们也兴奋不已。可就在这时,天上下起了雨,而且雨点很大。怎么办?是继续走,还是原路返回?很快大家议定,不看观景台了。雨中的观景台,估计也看不清啥景致;况且大多数人没带伞。大伙怏怏地转身返程,嘴上不说,心里总多少有些遗憾。雨不大不小地下着,路似乎更难走了。我到底岁数大了些,便渐渐落在队伍后面。甘主任见状,便与她的司机放慢步子,陪我走。边走边聊天。我也曾是公务员,与甘主任的共同话题可谓多,一路说着,不知不觉间十几里路就走了下来。至于路上遇到或看到了啥,以及怎么跳着蹦着走过大大小小的水塘的,身子累不累,则一点没在意。

  在路边等车时,老圃见小店铺前柜台边的铁笼里,关着俩小松鼠。便也用一百元买了,将其放生。一只松鼠出了笼子,呼地一下就窜没了;另一只则恋恋不舍似地一步三回头,迟迟不走,但最终还是奔向了山坡的树丛中。有个卖山货的年轻女子笑说道:放它干啥?说不定过阵子又被逮着了,还不得再卖了。老圃坦然道:那就不是我的事了。听老圃这一说,我心里咯噔一下,犹如将心里石头扔了,顿感轻松许多。其实,我们人生途中,要看的(或想得到的)岂止是一观景台?真是太多太多了!然而,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不少好事因情况变了无法享受,更有许多好事根本与你无缘(八秆子打不着),想也是白想,若老是心存遗憾,日久还不堆憾成山?走路也是如此,心无挂碍,不知不觉中化解了沉重,达到了目的,却不为过程所累!若老想着路远腿累,恐怕腿反而更重心反而更累;放生也是,解救众生是为心安,但放生放得再远,都保不定被再捉;你将该放的放了,身心已经轻松了,何必再牵挂哩。可见得,身心轻松与否,全在自己!